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您的位置:首页 >部门>劳模工作室>论文集锦> 详细内容

论文集锦

我的语文教育探索之路

来源: 发布时间:2015-12-09 08:36 浏览次数: 【字体:

我从事语文教育工作已有三十余载。回首这漫长而又短暂的语文教育生涯,我感慨万千。语文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元素,语文教学使我领略到了人生道路上让我愉悦、使我感奋的美好风光。多少年来,我静心教书,潜心育人,用心耕耘,依凭自己对语文的一片挚爱之情,收获着成功和快乐。在语文教育的视界中,我感受到了学生生命成长给我带来的幸福,也体味到了学生语文素养提升给我带来的喜悦。

今天,我在不断的实践和反思中一路行走,一路探索,我逐渐意识到,语文教育是一种融合师生双方智慧的精神活动。对一位语文教育工作者而言,首先必须具有触摸脉搏的人文关怀、感悟人生的深刻思想、洞晓事理的聪明头脑、飞扬跳荡的炽热情感和润泽生命的教育智慧。而其中的润泽生命的教育智慧又主要集中表现在对语文课程意义的叩问、对语文教育规律的探求、对语文教育方法的创新、对教师自身价值的追求诸方面。在语文教育中,这种润泽生命的教育智慧更多地体现在合乎规律的自由创造的生命活动之中。因为思想,创造才富有活力;因为智慧,生命才得以润泽。教育思想,是我们教师不可或缺的重要的施教之法宝。因此,多少年来,我一直期盼自己能成为“一支有思想的芦苇”,自觉地就语文教学的诸多问题进行比较深入的思考和探索,并由此而获得了一种幸福的味况和令自己欣慰的探求成果。

尚文以达人

“尚文”是我语文教学的一贯主张。其核心要义或曰基本思想,就是强调语文教学要崇尚文化学习,注重文化的涵育,以使学生丰富文化积淀,提升文化品格,丰富他们的精神文化家园,实现“达人”的教学目标。我一直认为:语文是人类最重要的交际工具,又是人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语言文字有着非常深厚的文化历史积淀,有着鲜明而又多元的文化心理特征,它是认识世界、阐释世界的意义载体和价值体系,语文应该构建人的文化精神世界。语文教学不仅是“语言”和“技能”的训练,而且承担着人类文化传承和建构的重大使命。因此,语文教学必须超越功利性的局限,从精神和文化的拓展、从人的发展高度加以实施。

我在《语文教学论笺》(2014年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就非常集中地体现了这一语文教学的文化观。知名语文特级教师周永沛先生在《李建邡语文教学体系的基本课堂形态》(《语文教学与研究》2014.12)一文中明确指出:“30余年来,建邡先生就是高擎着‘尚文语文’的大旗,本着‘语文教学文化观’的教学理念,从事语文教学实践,开展语文教学研究,寻觅生趣盎然的理想课堂,逐步地建构起了自己‘尚文’的语文教学体系。”周先生在综合分析的基础之上,对本人在“尚文”语文教学体系统摄下的六类语文课堂形态作了详尽的阐发:即道德课堂、审美课堂、自主课堂、民主课堂、体悟课堂和探究课堂。这些课堂教学的形态都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我的“尚文”思想。

在语文教学领域里,我认为“尚文”的语文课堂绝对不能让道德教育缺席,要特别重视道德课堂的建构,因为它是我“尚文”语文体系中的重要课堂形态,是重铸人文精神以“立德”“立人”的主要路径。正是基于这种认识,我本着教师之善,充分地挖掘文本材料和生活元素中隐藏着的审美道德因素,自觉地担负起对学生进行道德价值引领的重任,加强对学生的审美道德教育,使语文课堂教学臻于道德境界。

在具体的道德课堂的建构过程中,我一般采用以下策略。

首先,我能充分发掘和利用文本所体现的道德价值的教育元素。即就苏教版高中语文教材必修三为例,该教材第三单元“号角,为你长鸣”所选录的文章,都具有丰富的道德教育元素。文天祥的《指南录后序》抒写了“壮心欲填海,苦胆为忧天”(《赴阙》)的爱国情志和道德操守;张溥的《五人墓碑记》彰显了五烈士义薄云天的刚烈之气和伸张正义的道德之光;而《品质》《老王》则反映了不同国度中普通的下层民众的道德风范。靴匠格斯拉和三轮车夫老王这两个艺术形象,都有着极为可贵的诚实、坚韧的道德力量。我有意识地引导学生认真分析揣摩,通过具体的语言情景,加深对艺术形象的感受,使学生获得一定的审美意趣,并形成道德价值的正确评价。

其次,我能想方设法设置丰富的道德教育情境:或主题演讲、或问题讨论、或合作探究、或师生对话、或短剧表演、或深情诵读、或图片展示、或音乐渲染。这些形式不同的情境设置,不同教学手段的使用,主要是通过视觉、听觉、触觉等途经让学生感知,这既可以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又可以让学生自觉地进入文本所体现的道德境界中去,从而增强学生对不同道德观和各种文化现象的感受能力和审视能力。比如在教学《廉颇蔺相如列传》一课文时,我要求学生在认真阅读,把握人物形象特征的基础上,将课文情节、内容重新整合,把文中涉及的三个故事编成课本剧。蔺相如顾全大局、不计个人恩怨的可贵品质和廉颇知错能改的实事求是的精神,通过“负荆请罪”的故事情节和同学们惟妙惟肖的表演,得到了充分而又形象的展示。这样的情境设置,既加深了对人物形象的感知,又很好地起到了道德引领的作用。

另外,我又能引导学生强化内省的个性习得功能。我认为:学生的自我反省、个性习得是道德价值认同的一种常见方法。所谓个性习得,乃是从学生个体的思想情感、性格以及生活经历等具体情况出发,以文本所塑造的完满的理想道德人格为依据,对学生自己的道德人格逐渐加以影响和引领。在语文课堂教学中,学生与文本进行对话,思想产生碰撞,就自然会产生个人的独特体验,这种独特体验往往是形成道德价值取向的关键。比如我执教《渔父》一课,就巧妙地抓住了文本中关于生和死的人生选择问题,并通过司马迁、屈原和渔父三个人不同的人生选择的比较,让学生在充分思考的基础上,发表自己对三个人物的独特之见。有的学生充分肯定了司马迁忍辱负重、隐忍求生以图大业的积极人生选择;也有的同学高度褒扬了屈原固守大义、不甘蒙受世俗尘埃而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伟大人格;也有的同学肯定了渔夫吟啸烟霞、高蹈遁世以待时机的智慧之举。这样的思维碰撞,都是学生自己领悟的颇具价值的个性习得,它有助于学生确立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和通达乐观的人生态度。

总之,只有采用多元的道德课堂建构的策略,才能使学生产生道德价值的认同感,并将之内化为自己的道德价值观念,从而促使他们自我文化品格的提升,实现学生生命主体的健康发展。

循路以识真

语文教育具有自身的规律。我们在实施教学过程中,应该自觉探寻和遵循它的基本规律。这样,语文教学才能彰显其本真的特征,语文教学也才能真正实现从必然王国到自由王国飞跃。在具体的实践和研究中,我始终把着眼点放在语文教学——阅读和写作的两翼上。

在阅读教学方面,我发现学生的阅读能力不够理想,花时颇多而收效甚微。面对这一现状,我决意要在阅读教学的研究上下一番功夫,我首先对中学生阅读现状作了一番个案调查。找不同类型、不同层面的中学生进行交谈,请他们说说自己的阅读方法,讲讲自己在阅读中的最感困惑的“瓶颈”,了解他们对攻克阅读难题的各种需求。

于是,我开始查阅各种资料,尤其是阅读各种阅读学理论的著作,专门研究阅读教学的方法,试图从理论层面上切入,寻找攻克阅读实践中种种难关的“金钥匙”。同时,我开始自觉地投入阅读实践,找各种文学作品进行欣赏,找难易度不同的文章进行阅读,进而归纳总结出一个个容易操作的具体方法。在课堂教学时,或者引领学生一起进行研究和思考,“循路识斯真”,步步推进,自得结论;或者将自己的研究过程展示给学生,让学生触类旁通,学会自己去开辟解决阅读问题的通衢大道。

在摸着阅读教学的“石头”过河中,我发现了“少、慢、差、费”的根子在讲风太盛,学生根本没有自我思考、比较、感悟、鉴别的时间,更没有沿波溯源、见仁见智这一自由联想和想象的空间。为此我在一次江苏省语文骨干教师培训班上明确提出:阅读教学必须发挥学生的主体作用,变讲堂为学堂;必须明确具体的目标教学,变无序为有序;必须实行多元开放的教学,变死水为活水;必须优化课堂教学的方法,变低效为高效。我的这些观点得到了同仁普遍的认同。为了提高阅读教学的效率,我将阅读能力进行不同层级的分解,和同事共同撰写了实践性和操作性较强的系列性资料。在此基础上,又结合个人的教学实践和高考阅读能力的要求,对阅读技巧作了有益的探讨,和同仁合作撰写有关提高阅读能力方面的专著——《学海津逮——中学生阅读技巧便览》(该书由吉林省图书学会出版,曾列入江苏省省属高校社会科学研究项目)。在这部专著中,我们对25种阅读技巧作了具体而又详尽的分析和阐发,比如品味意境、逆向求异、含英咀华、探求意蕴、捕捉文眼、参证求解等,这对中学语文教师从事阅读教学具一定的启发作用,对解决语文教学中长期存在的阅读教学效益低下,中学生阅读能力较差等问题无疑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同时,我把自己多少年来对阅读教学的研究的一些成果形诸文字,写就了《语文教学中“体悟”阅读的原则和方法》《文学作品意境的透析》《中学生创造性阅读漫谈》等有关阅读教学的专题论文。这对探求阅读教学之路径,领悟阅读教学真谛无疑是有积极的效应的。

在作文教学方面,我也做过比较深入的探究。我深切地体会到:学生写作能力的提升,关键是他们要有写作的自我意识,即在学生自身支配之下发挥自我的能动作用。因此,我想方设法让学生在整个写作思维过程之中,充分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并由此产生自身的写作心理动机、内在情感需求以及写作情感激发和提升的愿望。而在这过程中,学生对生活的观察和体验是至关重要的。因此,我在作文教学中,有意识地引导学生做生活的有心人,使他们从更深层次、更新的角度去观察生活、认识生活,并将获得的有价值的写作材料进行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的艺术处理:写观察日记、写生活片段、写内心体验。个性鲜明的人物、丰富多彩的生活情景、五彩纷呈的自然景观、层出不穷的社会万象,都可以成为学生观察、体验的客观对象。在这种自我意识的驱使下,学生的观察就更加细致,体验便更为深入,他们的作文的能力提升也就非常显著。

同时,学生写作情感的培养也是十分重要的。因为它是学生整个写作思维活动的中心环节和动力系统。写作情感,就是由写作动机、写作需求形成的写作激情,它作用于学生的整个写作活动。如果说,确立观察和体验的自我意识是学生写作的基础性环节,那么,激发写作情感是学生开启写作思维的关键性环节。因此,我着意强化学生的写作情感的培养,激发他们作文的浓厚兴趣,使他们产生强烈的写作欲望和冲动。在作文教学过程中,我经常改变常规作文教学的形式和程序,采用体现“自我意识”的开放型作文训练形式:或改变命题形式,给学生写作以更大的空间和更多发挥的自由;或采用各种活动方式,相机诱导学生进行多元思维,激发学生强烈的表达欲望;或设计特定的教学情景,引领学生变“无意注意”为“有意注意”,引发学生写作的冲动。这些举措,能有效地引发学生产生“笼大地于形内,挫万物于笔端”的写作冲动,大大提升了写作教学的效率,学生的作文水平都得到了很大的提升。在这过程中,我也初步摸索出了一条符合写作教学规律的作文教学的有效路径。

推陈以出新

我国的语文教学源远流长,有着丰富的语文教学的优秀的文化遗传。我一直这样认为:我们的今天是昨天的延续,因此我们当下进行语文教学离不开语文教学优秀传统的承继,我们应该在教学实际中,不断地弘扬优秀的语文教学传统,使之在我们新一代语文人身上继续传承。同时,我还意识到,时代在不断地发展,社会在不断地进化,我们面对的教育环境、教育目标和教育对象都在不断的发生变化,这就要求我们的语文教学必须与时俱进,随时而化,要在吸纳语文教育的优秀文化传统精粹的基础之上,推陈出新,以走出一条适合现代社会需求的语文教育之路。

即以古典诗歌的教学为例。古典诗歌的教学是语文教学的重要内容,千百年来前人在古典诗歌的阅读和鉴赏方面积累了丰富经验:如熟读成诵、咬文嚼字、沿波讨源及刘勰的“玩味”说、“披文以入情”说,曾国藩的“涵咏”说等等。这些经验对于古典诗歌的学习是行之有效的。对中学生来说,学习古典诗歌是很重要的功课,然而,由于学生的生活经验、认知经验和生活图式存在着差异,他们在阅读同一首诗时感受就会有所不同,从中所窥见的艺术世界也不尽相同。因此,我们指导学生学习古典诗歌,形成基本的鉴赏能力,有较大的难度。这就形成了一个两难的问题。如何破解这个难题,这成为我多年以来进行探究和实践的一个重要课题。我在具体的教学过程中,一方面注意根据当代中学生这一特殊的阅读主体学习发展需求的特点,从认识论及其方法论着眼,结合前人有益的学习经验,从创设有效的鉴赏和教学的样式入手,梳理古典诗歌学习的基本要素,构建古典诗歌鉴赏和教学之间的通道。这种努力凝聚着对传统文化的经验守成和现代教学的创新,体现了本人对古典诗歌学习鉴赏和实践路径的一种有益的探求。

前几年,我根据自己的教学实践,撰写并出版了《古代诗歌的鉴赏和教学》一书(2013年东南大学出版社出版)。在这本书中,本人将传统的诗歌教学方法和现代阅读教学理念有机结合起来,不断引领学生在古典诗歌的艺术天地里披花拂柳,进入令人愉悦的古典诗歌鉴赏和教学的审美境界。我认识到,有效的学习活动通常包含着许多复杂的样式,这些样式是由多种要素构成的复合体。它既是一种求知的方法,又是一种思考和选择的方法。比较案例,其样式应更具有结构性和常态性;比较模式,其样式应更具有灵活性和生成性。在古典诗歌鉴赏和教学活动中,适宜的样式是不可或缺的。我根据对学生的兴趣、态度、学习动机及情感、智力需求的了解,综合了相关的教学理论、内容、方法,创设了多种鉴赏活动和教学活动的样式。我统整古典诗歌的内容和形式的要素,进行了比较合理的分类:写景抒情、山水田园、托物寓意、写人叙事、咏史怀古、送别怀思、边塞征战、浪漫游仙等。其特点是既符合诗情,也符合学情,大致有序,基本可依,眉清目秀,不枝不蔓。就具体的鉴赏样式而言,能从具象形式(语言、意象、表现手法等)入手,综合使用驱谴想象、沿波讨源、细研技巧等鉴赏方法,使学生逐步进入到了鉴赏文本的艺术境界。就古典诗歌的教学样式而言,它具有一定的常态性和可操作性。本人根据教学中常见的教学形态,经过精心选择后梳理为诵读体味式、系统讲授式、合作探究式、比较阅读式和活动体验式等教学样式。每一样式重点突出,集中用力,展现了教学的具体过程、主要环节。有专家指出:“前二者是以传统教学经验的传承为主,后者则是在新课程背景下对古典诗歌教学的拓展和探求,体现了守成和创新这两种视界的融合。”(朱芒芒《古代诗歌的鉴赏和教学·序》)应该说,推陈出新,融合古今语文教学的理念和方法,这对培养和提升中学生古典诗歌的阅读和鉴赏能力是有积极意义的,同时对学生语文素养的整体提升也具有不可小觑的作用。。

执本以求原

陈钟粱先生认为:“文本的阅读,永远是语文教学的本质和主流。”(《中国语文人·我的语文教育观》)此话诚然。古往今来,文本是进行语文教学不可替代的重要载体。而在文本的解读方面,古人给我们留下了非常宝贵的经验。其中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执本以求原,披文以入情。

当代著名散文家刘亮程的代表之作《寒风吹彻》是一篇表达人生体验的具有浓厚哲学意味的散文佳作。其中有这样的议论:“每个人都在自己的生命中,孤独地过冬。我们帮不了谁。我的一小炉火,对这个贫寒一生的人来说,显然杯水车薪。他的寒冷太巨大。从表面意思来看,作者的表述似乎过于绝对,有以偏概全之嫌。但是,我在教学中注意引导学生联系具体的语境加以揣摩,让学生体味到作者固有的生活体验和独特的内心感悟。父亲不通人情的对“我”的严辞责备,母亲由于困窘的生活以致对年老多病的姑妈采取“漠视”的态度,都表明这样的客观事实:在当时极度恶劣的社会环境中,每一个极为渺小的生命个体必然是孤独无助,因此“我们帮不了谁”的现状也必然是很难改变的。也就是说,我们每一个人的一生都要经受寒风吹彻,无法逃避。我有意识地引导学生据此作深入的思考,学生便能更深层地理解作者的深刻内蕴:在现实社会中没有任何的“救世主”,人们要走出生活的窘境,唯有依凭自己坚忍不拔的意志,主动地去寻找自救的方法和路途,进而改变悲苦的人生命运。这样执本求原,披文入情,学生才能真切地感悟到作者对生活和人生的哲学思考。

从语文教师的角度来看,执本以求原,还有一层特殊的涵义:所谓“本”就是语文学本身。综观语文学科体系。凌驾于教师、学生和课本之上的,还有语文学这个本体。但是透视当下的的语文教学界的现状。语文教师忽视语文本体的现象非常严重,这就必然给语文教学带来不利的影响。因此,我认为,作为一名语文教师,对语文专业知识的研究是必不可少的,我曾就文章写作、语言运用、诗文鉴赏、古代汉语等作过一些专门的研究,在各类报刊杂志上发表了近百篇有关语文专业知识的文章。我早期发表的有关语言学方面的小文,如《说“孚”》《<国觞>质疑录一》等,在语意的推求和词义的考订方面提出了新的见解,而这些见解又是依托足够的材料,分析比较以后作出的,非单文孤证、师心自用的。同时,我根据自己的兴趣,曾就古代汉语作过系统的研究,特别就“六书”作了论说,中学语文教材中只讲“象形、会意、指事、形声”四种造字方法,而把“转注”置而不说,“假借”与“通假”混为一谈,“六书”成了“四书”,我便引用现代学人的研究成果,作出了推求,找出了规律性的东西,指出转借“是汉字孳乳而产生的,这种造字法大大地增殖了汉字字符的数量,而假借这种造字法,节制了汉字无限制地发展”,还了这两种造字法的名分。我的这些看法,得到了语文界专家学者的高度评价。专家指出:“对这种语文知识的研究,是一种‘执本求原’的努力,它似乎与中学语文教学没有直接的关联。其实,执本求原占据了语文教学研究的制高点,取得了高屋建瓴之势。”(秦兆基《语文教学散论·序》)

在语文教育的路途中,我仅仅是一位且行且思的跋涉者。近几年来,我并没有满足于业已取得的微小的成绩,在实践和理论方面进一步探索语文教育的智慧,出版了几部语文教学方面的专著,撰写了一些研究论文,这些都体现了本人在语文教育中对教育智慧的探索。如今,我一路探索,也一路感受,一路耕耘,也一路收获。我以为,只有自己真正用心地沿着既定的语文教育探索之路走下去,使自己真正成为“一支有思想的芦苇”,你才有可能不断地积聚教育智慧,你才有可能欣赏到语文教育道路上令人愉悦的璀璨风景。

(本文刊《语文教学通讯》201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