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您的位置:首页 >部门>劳模工作室>论文集锦> 详细内容

论文集锦

感情激越 神识超迈

来源: 发布时间:2016-04-27 10:15 浏览次数: 【字体:

感情激越 神识超迈

——李白《行路难》(第一首)浅析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李建邡

《行路难》本系乐府《杂曲歌辞》旧题。歌辞内容一般都为慨叹“世路艰难及离别伤悲之意”(《乐府古题要解》)。李白沿用乐府旧题,以寄寓世路艰难之慨。

此诗为作者在天宝三载(744)离开长安时所作。大家知道:李白素有“济苍生”、“安黎元”的远大抱负,富有积极用世的精神,竭望“输肝剖胆效英才”(《行路难》之二)。天宝元年,李白因道士吴筠的推荐,被唐玄宗李隆基召至长安。李白以为施展自己的政治抱负的良机已到,唱着“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菊陵别儿童入京》)的诗句,兴高采烈地告别亲人,驰马入京,准备大显身手。但是,黑暗的现实无情地打击着充满幻想的诗人。当时的唐玄宗已骄奢淫逸,昏聩腐败,不理政事,一切重大的政务均交给奸臣李林甫和宦官高力士等人,自己做了一个专事享乐的“太平天子”。他召请李白来京,不过是爱其诗名,希望他做一个歌功颂德的御用文人,所以,命他为供奉翰林。素有远大抱负和高贵品质的诗人,深感自己政治理想的破灭。同时,李白那种傲岸不羁、刚正不阿的性格和朝廷权贵那种奴颜婢膝的丑态格格不入,因此,屡遭权贵佞臣的谗毁,以致日渐不被玄宗信任。所以,在天宝三载,李白便自动要求离开朝廷,玄宗也以他“非廊庙器”答应了他的请求。天真的李白在三年的长安生活中,初步认识到了现实的黑暗政治和统治集团的腐朽生活,亲身体验到了仕途的坎坷和艰险,这便是《行路难》的写作动因。

《行路难》共十二诗行,可分为六小层。全诗紧密地围绕着现实和理想、客观和主观的矛盾冲突而展开。

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羞直万钱。

开首两句,铺陈酒美肴佳和饮宴之盛。“金樽”、“玉盘”表器皿之贵,“清酒”、“珍羞”言酒馔之美,“斗十千”、“直万钱”则极写饮宴的奢侈、丰盛。作者着意渲染醇清的美酒和珍奇的佳肴,是为了烘托作者自己茫然的心情。本来,诗人李白和酒结下了不解之缘:“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将进酒》)“唯愿当歌对酒时,月光长照金樽里。”(《把酒问月》)等诗句便是佐证。可以想见,对酒如此嗜好的诗人,面对这样的佳肴美酒,定会“一日须倾三百杯”(《襄阳歌》)了罢。然而,此时的诗人却一反常态:

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

你看他:放下酒杯,丢掉双箸,蓦地起身,突然又拔出宝剑,左右顾盼,脸上显露出茫然若失、痛苦不安的神情。珍奇的佳肴排解不了诗人的烦恼,醇清的美酒消除不了诗人的愁苦,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诗篇一开始,诗人就采用反跌的手法,描写了自己违反常情的行为,揭示了诗人主观和客观的深刻矛盾,造成了一个发人深省的悬念,全诗的矛盾线索便由此而延伸开去:

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

这是诗人在自己的仕途生活中亲身感受到了政治道路的坎坷、险恶而发出的人生之慨。它紧承上文,写诗人的愁苦之由。诗人本欲通过干仕来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但是,无奈坚冰堵塞了河道,舟楫难济,大雪封锁了山路,人马难行,诗人采用“依诗取兴,引类比喻”的手法,将“黄河”、“太行”比喻坎坷不平的政治道路,用“冰塞川”、“雪满山”比喻奸臣当道、小人得势的险恶的政治形势,形象而又含蓄地揭示了理想和现实的尖锐矛盾。身处“夷草满中野,菉葹满高门”(《古风》五十一)这样艰难环境中的诗人,请缨无路,壮志难酬,事与愿违,心中郁结的块垒不平之气,自是酒肴难以平息。

闲来垂钓碧溪上,忽复乘舟梦日边。

诗人由政治道路的险恶慨叹人生遭遇的变幻莫测。这里,诗人合用两个典故:相传周代的开国元勋吕尚(姜太公)在磻溪钓鱼,周文王姬昌外出打猎遇见了他,对他非常赏识和敬重,请他去帮助治理国家。后来,吕尚辅佐武王姬伐纣,建立周朝。商代伊尹曾经梦见自己乘船来到日月旁,不久,他就受到了汤的聘请。这两个典故的意思是说:“垂钓碧溪”的布衣之辈,因偶然的机会,得到了皇上的垂青,得以施展抱负,建功立业。反过来说:某些人功名事业的成就,是出之偶然的。假如吕尚、伊尹没有偶然的机缘,就难以功成名就。作者化用这两个典故,含有对唐玄宗宠幸小人,排斥贤能,自己不被重用,反而招致谗毁的不满情绪。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

这是诗情发展的高潮,也是全诗的主旨所在。诗人由自己的现实处境想到“冰塞川”、“雪满山”的险恶的政治形势,想到自己走过的荆棘遍地的生活之路,不由得发出了连声浩叹:“行路难,行路难!”久积于胸中的澎湃激荡的感情终于化作了汹涌奔腾的笔底波澜。在这发自肺腑的诗句中,溶含着诗人的多少人生之慨呵!“多歧路,今安在?”这撕肝裂胆的呼号,又凝聚着命运多舛的诗人心头的满腔悲愤。诗人为了适应诗情发展的需要。诗句突然由七言转成三言,节奏铿锵急切,声韵高亢有力,十分深刻地揭示了诗人和残酷的现实的尖锐矛盾。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诗人笔锋一转,忽开异境。“长风破浪”句套用刘宋宗悫的“愿乘长风破万里浪”句,比喻宏伟的抱负得以施展。诗人毕竟是乐观主义者,他在窘迫的生活逆境中,对自己的前程并没有绝望,他还希望有一天会高挂云帆,乘风破浪,向理想的彼岸驶去。

黑暗的现实没有玷污诗人理想的光辉,多舛的运命没有磨损诗人昂扬的斗志。作者在诗歌的结尾处,涂上了光辉的一笔,使全诗洋溢着浪漫的气息,充盈着乐观的情调,焕发出令人振奋的异彩。

此诗篇幅不长,但抒情主人公的形象却表现得栩栩如生。从诗中,我们可以看到:诗人对自己的理想曾进行热烈的追求,但是,由于小人当道,奸臣谗毁,以至命运多乖,壮志难酬,诗人也因此而有过苦闷、惆怅。但诗人并未沉湎于痛苦的泥潭而不能自拔,他不甘心屈从于黑暗的现实处境,也不甘心于命运的多舛,不懈地追求着自己的理想。应该说,这种对理想不懈的追求和不可动摇的乐观信念,体现在一个封建文人身上,是难能可贵的。

《行路难》体现了诗人感情充沛、瞬息万变的诗风。在这首诗中,字字句句凝聚着诗人炽热而又强烈的感情,而这种感情犹如奔腾跳动的黄河那样变幻莫测。一开始,诗人面对酒肴,“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可见他在坎坷仕途上茫然失路的强烈痛苦。继而,又以“行路难、行路难”的重出句,转入对现实的愤怒的控诉,感情一变。最后,又以“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煞尾,表达了他对理想的热烈憧憬和急切追求,强烈的信念替代了茫然失路的痛苦和悲愤,感情得以升华。诗人把矛盾复杂的思想感情处理得如此灵活洒脱,可见作者高明的抒情艺术。

与灵活洒脱的感情表达密切相关的是:作者善于展开丰富多彩的想象,撷取最能表达自己感情的具体物象进行描写,使诗具有豪放飘逸的特点、纵横奔腾的气势。诗人由眼前的金樽美酒、玉盘佳肴这些具体物象的触发,展开想象的翅膀:时而想到坚冰堵塞的黄河渡口,时而又想到大雪封锁的太行山路,忽儿想到了“垂钓碧溪上”的吕尚,忽儿又想到“乘舟梦日边”的伊尹,最后又幻出一幅云帆高挂,乘风破浪,直济沧海的壮阔图景,作者的想象超越了时空的限制,从眼前到海边,从上古到未来,形象不断变换,镜头紧密相接,真是“神识超迈,飘然而来,忽然而去。”“自有天马行空,不可羁勒之势”(《欧北诗话》)。这些看似互不相关的具体形象,由于作者感情红线的贯穿,竟构成了具有内在的密切联系的完整意象。从而,深刻地揭示了诗人丰富而又复杂的精神世界,使诗具有浓郁的诗意和激动人心的艺术魅力。

此诗在语言上也显示了李白诗歌的语言特色。在语言上,李白得力于民间诗歌的学习,主张“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因此,他的诗具有民歌的自然、明朗、生动而又朴素的特点。《行路难》的确也体出了这样的特点。“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的比喻,语言是那样的生动传神,“行路难”的直接呼号,又是那样质直、自然、明朗,确实达到了“情深词显”的境界。另外,诗人浪漫主义的想象力和炽热奔放的激情,又使这首诗的语言具有豪放、高华的特色。

(本文发表于《语文知识》2016.4